由中伊足球大战看「三大球」世界里的中东国家

遗憾败北,没能复制上一场对太极虎的神奇,但从过程来看,我们可以说是虽败犹荣。

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来一起通过这场比赛纵览一下当今中东地区体育发展的「三大球」运动,帮助大家通过体育视角更加鲜活的了解当今中东地区人民的生活。

首先,如果聊体育的话,我们当然必须首推「三大球」:足球、篮球、排球。足球的群众基础在中东地区乃是一绝,远胜除日本、韩国等国之外的多数国家。

中东地区大多属热带沙漠气候,常年降水较少,多数地区不是绿洲地带就是工农业用地,因此,按理说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开展足球这种对场地要求较高的运动,但偏偏在这里,有土耳其、伊朗、沙特、以色列、伊拉克在亚洲属较高水准的国家(与中国队相比)。

仅伊朗和沙特就各获取过三次(男子)亚洲杯的冠军:伊朗1968、1972、1976;沙特1984、1988、1996;以色列1964;科威特1980;伊拉克2007,战乱中的伊拉克都在2007年获得亚洲杯冠军!

在男子足球水平方面,土耳其和伊朗都属于亚洲高水平的国家,土耳其曾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获得过季军,三次杀入欧锦赛决赛圈,目前排名FIFA24名(参与欧洲区的比赛)。

而伊朗目前在亚洲FIFA最新排名第一,世界排名29名,突尼斯、埃及、阿尔及利亚紧随其后。这就不奇怪,中国队来了神奇的里皮还是输了。

在篮球世界同样有中东国家的身影,例如土耳其在当今国际篮联的排名上位列第8位,远高于很多亚洲国家,有许多著名球星如特科格鲁、厄尔森·伊利亚索瓦等。

伊朗的篮球水平在亚洲地区也属佼佼者,近几年曾多次在重大比赛中击败过中国国家男子篮球队。伊朗著名的男子篮球运动员哈达迪,曾在美国NBA的孟菲斯灰熊队效过力并且现在在中国的CBA打球,曾带领四川队在2015年-2016赛季获得总决赛冠军。

在排球界,男排水平比较高的国家是伊朗。当然,我们中国同胞可能更关注的是女排,中国女排的水平当然在世界数一数二,而中东地区排球水平较高的可能就是土耳其了。中国女排的球员朱婷现在就在土尔其联赛的瓦基弗银行队效力。

可能很多人会对这一点感到好奇,为什么中国排球运动员会去土耳其联赛?答案是土耳其联赛的水平的确比较高。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发展历史较早,体育运营水平较高,薪酬较高自然吸引了很多知名的高水平运动员来此淘金(如韩国金延璟、美国的希尔、亚当斯、巴西的娜塔莉亚等女排运动员)。

排球在土耳其的流行程度仅次于足球,在土耳其很多学校都会开设排球课,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

当然,今天的重头戏还是中伊大战。小编想通过这场比赛,简单介绍一下伊朗足球的概况和值得思考的问题。

与中国足球发展的情况不一样,伊朗足球从上世界90年代末,就掀起了留洋的黄金时代,而且坚守欧洲地区的联赛。伊朗球星阿里代伊、哈什米安、卡里米,曾相继加盟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

本届伊朗阵营中也有数名在欧洲踢球的球员,分布在欧洲质量还算比较高的俄超、荷甲、葡超等联赛。从球员履历上看,伊朗真正算是一支「欧洲队」。

头号球星阿兹蒙与中场埃扎托拉希在俄超;边后卫穆赫玛迪将效力于俄超的塔列克;老将古钱内贾德经验丰富;门将贝兰万德又是一个很有特色,擅长手抛球的运动员。而反观中国队,经历了与韩国的苦战后,体力有所不支,队中只有张玉宁目前是「海归」球员。

这里要重点讲一下伊朗头号球星阿兹蒙(虽然昨晚作为替补出场)。阿兹蒙出生于1995年,现效力于俄超罗斯托夫足球俱乐部,被称之为「伊朗梅西」、「阿里代伊的接班人」。

阿兹蒙在德国《转会市场》上的身价达到了700万欧元,是国家队中身价最高的球星。阿兹蒙在2015亚洲杯对阵卡塔尔时奉上一个博格坎普式的转身拉球破门,从此一战成名。

其实,伊朗能够霸占「亚洲一哥」的地位很不容易,伊朗国内的足球环境并不太好,由于特殊的社会背景,足球队缺乏政府支持,苦难多多。世界杯预选赛屡次与伊朗总统选战「同步」,以至伊朗队的表现成为政治宣传、政治动员甚至政治抗议的源头。

在伊朗杀入2014世界杯后,总统鲁哈尼曾很不高兴,担心足球沦为反对派的工具,发布法令,试图掩杀球迷的热情。巴西世界杯当中,伊朗是唯一没有官方友谊赛的球队,理由是政府没资金。

奎罗斯无奈之下,动用了自己的私人关系,给球队安排了4场热身赛。当时,伊朗队集训时每人只发一套训练服,穷的甚至下令不得与对手在赛后交换球衣。

当然,昨晚我们的国足表现,依旧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门将曾诚,后卫冯潇霆等等球员的表现都让人眼前一亮,对阵韩国的神奇,让我们自然对这场比赛多了些许期待,但从昨晚比赛的过程看,实力差距的确存在。

2.在伊朗,有这样一种说法:「谁要是来阿扎迪体育场,我们会把他们吓得腿软。」

在亚洲乃至全世界,阿扎迪体育场都享有盛名。这座建于1970年10月1日、竣工于1973年10月的超级体育场,经过4次改建。

从1973年投入使用到2003年,阿扎迪体育场就能容纳10万观众;从2003年至2012年,阿扎迪体育场将观众人数减到95225人;2012年至2016年,体育场允许的观众数量是84412人,从2016年至今,体育场的容纳量是78116人,但是昨天那场比赛的人数达到了十万之多。可见伊朗人民对待足球之热情。

2015年11月,英国足球杂志《442》评选「世界百大球场」,伊朗阿扎迪体育场高居第15位,排在利物浦的安菲尔德球场(第20位)、法国队的法兰西大球场(第16位)等世界知名球场之前。《442》杂志给阿扎迪体育场的评语是:「数10万球迷集体发出震耳欲聋的助威声,让这座球场成为全亚洲最可怕、最恐怖的主场。」

可见,我们的国足在这样的客场踢球时所承受的压力。但从比赛现场看,我们的足球健儿们表现的还是比较淡定的。这里无意通过中伊之战的技术战术层面来分析关于中国队战败的原因。但的确整场比赛看下来,伊朗足球的防守能力强于中国,而中国队员虽然尽全力去拼搏,但缺少上一场「于大宝式」的神奇因素。可能这才是目前国足的水平,但中国足球未来可期。

伊朗人对足球的热情确实是根深蒂固的,但有一个现象是昨晚的比赛中,伊朗妇女依旧没能得到入场的资格。中国女球迷却得以在包裹头巾的前提下进场。其实,伊朗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妇女地位问题都是一个令世界关注的问题。

2014年,伊朗有一部电影名叫《越位》。影片讲述的是一群伊朗女孩乔装改扮成男孩子前往这座著名的阿扎迪球场看一场盛大足球比赛的过程。不幸的是她们被发现并被拘捕,被看押在看台后面再观众的呐喊声中关注比赛。

伊朗女性所需要逾越的不是球场上的越位线,而是伊斯兰世界长久来根深蒂固的「男女防线」。

电影当年在柏林引起轰动,最终收获了银熊奖(伊朗电影屡获电影节大奖也不奇怪),伊朗总统随后发布命令:允许伊朗妇女进入一些体育场馆。

而著名的「白围巾」运动也在2005年在阿扎迪体育场外悄然发起,组织女性在场外示威抗议,举着写有「阿扎迪(自由)的一半,有我的位置(My share,half of Azadi)」的白色围巾横幅,要求保障女性进入伊朗国内最大的足球场。

虽然在2005年,伊朗队韩国队的比赛中,出现了伊朗的女性观众,但很有可能是被其他男性球迷带进去的。因此,「白围巾」运动取得成功还有一段路要走。

【3】国际篮联(FIBA)最新排名(图)_广安在线,登录时间:2017年3月15日。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